杨东平《故园云起》

作者:艺术之星

图片 1

王来文《映日荷花别样红》

图片 2

陈云《焦墨山水》

图片 3

郭东健《守望家乡之一》

图片 4

梁明《暖气浮春》

图片 5

杨东平《故园云起》

还记得11月初,“记得住乡愁——首届福建省画院油画提名展”在福建省画院举办(详见东南快报11月5日A31版文周刊)。一幅幅色彩丰富、立体质感强的油画让观众停住脚步,品味画中的故乡风情。

油画之后,见水墨。11月14日-18日,由福建省画院、福建省美术家协会共同主办的“记得住乡愁——首届福建省画院中国画提名展”在福建省画院举办。

乡愁是什么?乡愁不单单是诗意化的语言,它是中华民族情感的维系,更是中华民族凝聚力和向心力所在。

上个世纪70年代,台湾诗人余光中创作的诗歌《乡愁》,唱出了许多那一时代人的心声。每个人都有一份属于自己的乡愁,或地理上、或心理上甚至可能是美学追求上,对文艺工作者而言,乡愁更是一种独具文化品格的美学境界。

此次展览围绕这一主题,汇集了39名福建最有代表性国画家的新作,共计78件作品以浓厚的地域特色、鲜明的时代精神和崇高的审美境界打动人们。显然,充沛的激情、感人的形象、生动的技巧足以使作品呈现出生活的温度感,他们激扬水墨,沉淀的是一方水土厚实的风情与世故;他们放情丹青,展现的是一脉文化多姿的传承与演绎。

此次展览不仅是福建省中国画创作的一次实力的展示,也是一次对闽籍国画家以文化的高度进行的地域性、时代性乃至学术性高度的考察,还是闽派书画的一次当代水平校验。

画展期间,东南快报记者专访五位具有代表性的美术家,一起探讨国画技法,倾听他们溶于水墨中的故乡情怀。

中国美术家协会理事、福建省文联副主席、福建省美术家协会副主席王来文

每赏王来文的画,总有一股清气扑面而来,这也是他的画作最能打动人的地方。

他笔下的一擎擎墨荷,一缕缕紫藤,满满注入了画家心中的雅逸之气。在画面上流露出来的清、净、雅,正是他以大写意的方式表达了自己对生活、对人生的理解。

一根遒劲的线条遥遥而上,支起了一个莲蓬,大荷叶与墨荷的枝干互为依托,画面甚为简约。然而这两根苍遒而又平圆的荷干使得画面变得厚重,并且有脱尘之感。

“古人对笔法的论述颇丰,由此可见笔法的重要性。”王来文说。时人只知王来文的花鸟画墨色清润、意境空灵,却不知其缘由。一言以蔽之,笔法也。

王来文墨荷图的荷叶是用笔毫紧紧地浸润于宣纸里,加上水之清澈,所以其墨色有清润通透之感。

“古人画画讲究氤氲之墨气,其实归根结底在于对古画尤其是明清花鸟画的研习与理解。”王来文说,“领悟到古人笔法之虚灵,这就不简单。”

王来文的墨荷和紫藤为外界熟知,他画的竹石图也有趣得很,他秉承南田写生之理念,使得竹叶清新妍丽、随风摇曳多姿,而又不乏文人趣味。

福建省画院执行院长、国家一级美术师、福建省美术家协会副主席郭东健

“笔墨内涵,归根结底就是笔头功夫,笔头功夫养好了,笔性就好,它所呈现的线质、墨质就高,在抒发情感的可能性上便可收放自如。”郭东健说。

他坦言,笔墨感觉要靠长时间积累,除了能将人物造型挥毫自由出入,还要进行书法训练,继而提升笔墨质感。

“我认为,在练习书法的同时,对于文句的修炼也会有所加深,进一步提升创作者的文人气质,笔墨内涵也随之精进,可谓一举多得,相辅相成。”郭东健说。

中国文化崇尚大繁若简,大味至淡。笔墨情怀也是一样,总归需要有极致的一面。郭东健向来崇尚淡雅之美,墨色亦然。

“淡而不失古厚的笔性墨色,更具质朴天然的纯真美感。”郭东健说,“淡墨是我在笔墨表达上的研究方向,也是我在绘画表达上的风格面貌。”

福建省政协委员、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国家一级美术师杨东平

在当代屈指可数的工笔山水画家中,杨东平以青绿山水画而著称。他的青绿山水画得益于宋画的精工富丽,设色浓艳而不华贵,构图恢弘而不虚空。

如果说宋代青绿给予他的是谨严整饬,那么渗入文人意趣的元代青绿,则让他追寻古意高远的境界,这形成了杨东平工笔山水画清新古雅的格调。

“其实,工笔与写意是相对的概念,工笔为基础,写意要灵动。”杨东平说。

画面上灵动透脱的笔墨和幽然深远的峰峦,揭示了他对于传统笔墨的感悟与把握。

“我在渲染石青石绿的同时,也以写意表现山石的结构与皱褶。”杨东平说,更为重要的是,他的工笔青绿山水画所散逸出的是那种闲适超迈的心境。

“这源于我对自然山水的真切感悟与深切体验。”杨东平说。也正因为写意笔法带来的透脱,他才能将石青、石绿、朱砂、铅白和水墨浑然一体地整合在画面上。

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福州画院艺术委员会主任、国家一级美术师陈云

在中国画诸多技法中,焦墨法是既古老又具有难度的表现技法。

“焦墨技法是以饱和的浓墨,不渗入水分,渴笔作画,用单一的浓墨实现画面的虚实、浓淡、干湿的层次变化。”陈云说。

以皴擦替代渲染,笔锋含墨量多少和下笔轻重缓疾,使画面达到“干裂秋风,润含春雨”的效果,是掌握焦墨技法的要诀。

焦墨的难点是,在不使用水的情况下,行笔易于滞涩,易于刻板,浓墨难于分五色,气韵难以生动,却要求以纯浓墨线条构成的画面具有滋润感和层次感。

“焦墨与水墨的用笔、用墨既相同,也存在明显差异,中国画强调的‘骨法用笔’、‘墨分五色’等理念,在焦墨画中更得以体现。”陈云说。

他仔细说道:“焦墨山水画容易产生黑、白反差较大的大块面形状对比,如果缺乏中间层次的衔接,画作就会形成黑白版画的效果。”

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福建省美术家协会副主席、福建省画院特聘画师梁明

“闽西客家文化的结晶——土楼,一直是我画作中不可缺少的表达。”梁明说。他将对土楼的感情跃然于彩墨丹青之中,散发出具有丰富人文内涵的光彩。

“我用暖色调表现出土楼的苍老肌理,斑驳陆离的墙体和厚重的泥土质感在逆光效果中,显示出一种剪影般的感觉。”梁明说。

他用干枯的笔墨纵横恣肆,描绘出土墙表面凹凸不平的粗糙质地和无数不规则的裂缝,也以大片的墨色或红色渲染土楼的墙面和天空,造成强烈的视觉张力,衬映出土楼数百年不倒的形象和气氛。

南方的农耕生活特别与节气相关,梁明在表现土楼时,抓住“节气”这个大自然变化的枢纽。他用流动的水墨表达土楼与环境的关系,如“春分”以墨线勾出梯田的形状,以湿笔淡彩敷染出草木蒸笼的季节氛围,如“谷雨”则将透明的梯田与满山青绿对比,以纯度、饱和度极高的色彩和几笔淡墨勾线体现出湿润的感觉,体现出“暖气浮春”的气象。

东快记者/文图由福建省画院提供

本文由名仕亚洲娱乐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 ms888手机版 福建省 画院 乡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