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说这瞿小松

作者:艺术之星

作曲家瞿小松对于音乐的感悟

中国乐器行业网 2011.12.09

中国当代最具影响力的作曲家之一。1952年出生于贵州贵阳。毕业于中央音乐学院作曲系,曾旅居海外10年。主要作品有歌剧《俄狄浦斯》、《俄狄浦斯之死》、《命若琴弦》及室内乐作品《MENG DONG》、《行草》等。作品在全球广泛演出,被西方乐评称为“寂静的大师”、“无可归类的使者”。

与陌生人的交往是一件很奇特也很有趣的事,人的动态与静态、或者传说中的那个人与真实面对面时的他,有时候那种落差大得让人惊异。比如瞿小松,采访之前我要做功课,可是我看到了什么?一幅黑白照片外加一段他自己写的“自画像”。照片上的他,秃顶,一副细边眼镜下一双若有所思的眸子,最醒目的是一脸标志性的大胡子。再看他写的“自画像”,竟然说自己是“一张天下最丑的脸,双眼布满沉浮于欲海的血丝,清楚写着患得患失宠辱皆惊。鼻翼两旁,自见自是挂着鄙薄他人见他不屑的沟壕。再瞧下巴,好肴贪杯虚肥下坠,一摇头左右乱晃,酒囊饭袋,要多俗有多俗……”在该文的最后,他写道:“不思善,不思恶,哪个是你娃儿本来面目?”

看到这里,不由得对这样的人物充满了好奇。要说这瞿小松,如果你对中国现代音乐有所接触,他的名字就不可能被忽略。上世纪80年代,他绝对是中国新潮音乐的风云人物,与叶小纲、郭文景、谭盾,并称中央音乐学院的“四大才子”。凡是从那个时代走过来的人,大多都听过他的音乐。如电影《青春祭》、《盗马贼》、《孩子王》、《野人》和《边走边唱》的音乐都出自他的手笔。如果你喜欢动画片,《悍牛与牧童》动画片里的音乐就是瞿小松当时最著名的作品《Meng Dong》的原型。他追求一种原始的境界,要“体现原始人类同自然浑然无间的宁静”。1989年,他以访问学者的身份赴美国哥伦比亚大学考察,在纽约一呆就是10年。后来,他又在瑞典和德国等欧洲国家创作、生活了一段时间,最终回到了中国,先后在上海音乐学院和北京中国音乐学院任教。有人说,归来的瞿小松,远离名利,独守寂静,一派云淡风轻。

2011年12月2日,作为“林兆华戏剧邀请展”剧目之一的《命若琴弦》在天津音乐厅上演,这部改编自作家史铁生同名小说的歌剧,正是由瞿小松编剧、作曲并指挥演出的。当天下午,在他走台之前,我采访了这位音乐家。与传说中的想象完全不同,与我面对面的瞿小松相当亲切,自然且随意。他说他是大山里的孩子,他对山的感情深至灵魂深处,不是那种文人的喜欢,而是动物的喜欢,走进山里,他能感到浑身的筋骨都舒展了……虽然出国多年,他身上没有丝毫的“洋味”,普通话中依然带有浓重的川味。他说,他的家乡贵阳在方言上与四川话非常接近,北方人很难听出那种细微的差别。说着说着,兴之所至,他唱起了一首四川民歌:“尖尖山,二斗坪,包谷馍馍,胀死人”。从朗诵到唱,他一遍遍让我体会那种音韵的细微变化,那种真诚与耐心,不像一个艺术家,倒像是一个认真的音乐老师,连他脸上的大胡子也变得生动起来……

当晚,在天津音乐厅观看这出新奇的独幕歌剧,瞿小松背对观众坐在台上,面对由14个人组成的小型乐队,他们全穿着灰不溜秋的土布衣服,因为在这部独幕歌剧中,从头至尾只有歌唱家龚冬健一个人唱独角戏,瞿小松和他的乐队就充当了村长和村民的角色。

史铁生的小说《命若琴弦》讲的是一位年老的盲艺人带着一个盲徒弟走乡串寨以说书为生,老艺人儿时的师傅曾在他的中国乐器三弦琴匣里装入一个能让他做明眼人的“秘方”,说只要他老老实实地弹琴说书,将琴弦弹断第1000根的时候,便可取出那“秘方”就能看见这世界了。盲艺人怀揣这样的梦想,含辛茹苦地弹了一辈子,终于弹断了第1000根琴弦的时候,看过“秘方”的郎中却告诉他,那“秘方”不过是一张白纸……史铁生在小说中写道:“吸引着他活下去、走下去的东西骤然间消失干净,就像一根不能拉紧的琴弦,再难弹出悦耳的曲子。老瞎子的心弦断了。现在发现那目的原来是空的。”但是他并没有把真相告诉给他的徒弟,而是像他师傅当年一样,说自己看错了,应该是1200根,于是,师徒二人,一老一少继续走在弹琴说书的路上……

这篇小说曾被导演陈凯歌搬上大银幕名为《边走边唱》,就是请瞿小松创作的音乐。但那种由大型管弦乐器队演奏的音乐是为了电影的需要。而创作于1997年的歌剧《命若琴弦》则是完全按照瞿小松内心对原著的理解而创作的。为了增加戏剧的表现力,剧中增加了一段《窦娥冤》的故事。1998年该剧于布鲁塞尔首演后,在巴黎、慕尼黑、阿姆斯特丹、里斯本、爱丁堡等地演出,获得了极大成功。这次参加“林兆华戏剧邀请展”是该剧第一次在国内亮相,让众多的文学和音乐爱好者都充满期待。

演出开始了,旅美歌唱家龚冬健是整场唯一的演员,他一人多角,与其说他是在唱,不如说他是在说。一袭红艳大褂的他时而喃喃自语,浅吟低唱,时而拍案而起,化身为所扮演的各种角色。被西方乐评家戴上“寂静的大师”桂冠的瞿小松,他的音乐真的很“寂静”,是那种断续的,无旋律的,甚至是让一些观众难以接受的。当说书人在台上绝望地倒下时,音乐也完全停止……如果你能沉下心来看懂了,在这份寂静里便蕴含着无穷的关于人生、命运的思考,而如果你根本没有进戏,那么你有可能会睡着了。

演出结束后,记者采访了天津音乐学院的姚盛昌教授和周小静教授,他们认为,从戏剧与音乐的结合上来说,《命若琴弦》相当震撼!这种独创性是难能可贵的。尤其是节奏感,那种对音乐节奏、心理节奏和戏剧节奏的把握,把歌剧的元素发挥到了极致。将窦娥的悲剧与盲艺人的悲剧交叠在一起,两大悲剧,用两种音乐语言表现,感情细腻,触摸到了人的心灵深处,音乐的空白处充满了张力。正如瞿小松自己所言:“云飘云散,音生音逝,唯寂静永在。”

----来自天津网

本文由名仕亚洲娱乐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 名仕下载 作曲家 音乐 瞿小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