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今天整个社会的建设要介入乡村

作者:艺术之星

图片 1

  编者按:2014年8月17日,尤伦斯主办了一场名为《艺术复兴乡村之实验——许村和碧山》的讲座,邀请了艺术家渠岩、策展人左靖、社科院农村发展研究所副秘书长和农村社会问题研究中心秘书长李人庆三位老师,就艺术复兴乡村这个话题,一起探讨关于乡村建设的一系列问题,如今天我们为什么要建设乡村,如何去建设乡村,以及文化和艺术在建设乡村中到底能做什么等。

  主持人:谢谢李人庆老师他对乡建运动一个历史还有一个现状的分析,我想两位实践者对这个问题也有自己的答案,尤其在身体力行的实践过程中会越来越明晰做这件事情的意义和价值,所以我们想先请两位实践者分享一下他们这些年在乡村具体都做了些什么,以及他们认为的以艺术和文化介入到乡村建设为主的这样一个方式和传统的比如说经济扶持这样一个乡建的方式之间有什么样的区别,我想先请渠岩老师讲一下。

  渠岩:非常高兴能够在这里和大家交流,特别是和社科院的李人庆老师,因为李人庆老师这两年每年也是去许村,实际上我们是一个共同的战友,通过各自的背景,各自的文化身份和各自的能力在乡村,包括在许村也做了很多事情,包括左靖老师去年也到许村去,包括今年我也去碧山做艺术乡建,其中有两个重要的实验现场,一个碧山,一个是许村。能有这样一个机会大家来根据各自不同的经历,各自不同的身份,还有各自不同的角度谈一下乡村建设,包括艺术家在今天社会变革的时候他的社会身份到底有了怎样很大的改变?他是完全在画室里做一些个人化的创作还是积极地参加到社会变革和社会转型当中?在这个过程中艺术家又能起到什么样的作用?

  为什么今天整个社会的建设要介入乡村,因为乡村今天所面临的危机是整个近代以来今最重要一个危机。这个危机通过我们的“五四”运动,按照西方的理性主义来建设我们的社会和国家,再加上我们的文化激进主义和社会改造不断地制衡乡村,乡村的主体性价值在这些改革的作用之下渐渐消失,从而使得民族、社会乡村所面临的问题越来越严重,所以我们今天有很多的社会团体来介入乡村建设中来,其中有的是做社会科学的,也有的是研究农村问题的,这些朋友和专家,他们以他们的身份来介入乡村,因为乡村它存在的问题确实是非常非常多,非常复杂,它是一个系统。

  还有比如说做农村研究的,通过经济手段来救助乡村的,通过教育来帮助乡村的,做乡村有机农业的,做乡村建筑保护和村落改造的,还有艺术家介入乡村,这么多的朋友和有识之士在乡村里起到了一个很好的表率作用,但在做的过程当中很可能会顾此失彼,也可能不是很全面,就因为这个乡村的复杂性带来了很大的多变性,大家在认识上有些误区,或者有一些顾此失彼,所以我们大家以不同的角色来讨论,根据每个人介入乡村的不同方式,给社会提供一些经验教训,为后人更好地往下去做提供一些参考。

  实际上不是每一个力量,每一个人能解决这么复杂的乡村问题,所以我们就把许村这几年,实际上是把许村作为一个研究中国当代乡村问题的一个现场,集合所有的社会力量,包括艺术家、社会学者、建筑学家、规划学家、海外朋友,这么多人一起来介入这个现场,真正在现场来探讨乡村到底出现了什么问题,我们到底可以用什么样的方式来介入,并解决乡村问题。

  其实我不是一个研究乡村问题的,我对乡村虽然有一些零星的生活经验,但我也是在城市长大的,老家在乡村,有一点点经验,不是特别全面,我介入乡村问题完全是偶然的,偶然的想做一组作品,但到今天已经七八年了,越做感觉问题越多,越做越复杂,越做甚至要用毕生的精力都做不完。

  我当时开始介入乡村是我拍一系列乡村摄影作品时,从《权力空间》到《信仰空间》到《生命空间》,今天我还在拍《造神空间》,我走了几万公里的乡村,从而发现了乡村的一系列问题,这些问题都可以从乡村的现场,中国介入的现实推导出来,所以我发现乡村问题非常值得研究。因为今天我们整个现代化所出现的问题,整个城市出现的问题,实际上都是因为乡村出问题了。

本文由名仕亚洲娱乐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 明仕msyz555 许村 碧山 乡村建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