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当多的车队和车手对江惠坚及长城车队的受罚

作者:全能体育

江惠坚准备发车

坚哥跳跃

  4月11日,2011年云南景谷全国汽车场地越野锦标赛进行了第二阶段的预赛,在柴油组的比赛中,长城东方赛车队的江惠坚尽管取得了两回合第二的成绩,但是由于在终点计时台前撞到了限速雪糕筒,从而遭到了组委会的严厉惩罚,痛失决赛权。再加上随后出发的刘红武不慎担上了内侧坡,也未能完成比赛,最终长城车队的三位将领均未能进入决赛,他们的景谷之行,已经提前结束了。

  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江惠坚对自己的受罚表示了相当的不理解,因为一项规则的制定和执行应该有一个论证和酝酿的过程,涉及到比赛规则修改这样的事情,最好还是先由组委会制定规则,立法在先再去执行。另外,既然有年会制度,那么就应该通过一个明确的修改规则的过程,广而告之,从而达到真正控制终点车速的目的。

  在景谷赛区,相当多的车队和车手对江惠坚及长城车队的受罚表示了同情和惋惜,毕竟任何规则的设立和修改,前提都应该是更好地为赛事服务,而非简单地挖坑害人。作为厂商代表,长城汽车运动部的经理苏鹏程也来到了比赛现场,对于江惠坚的受罚,苏鹏程表示,中国汽联和组委会能够向着规范化的方向发展,秉公执法,并不因为是厂商车队的主力车手就网开一面,这个态度还是值得肯定的。希望随着COC的成熟和发展,中国汽联能够把这样的一个执法力度贯穿到整个赛季之中。

  车队经理徐军尽管对这样的处罚感到非常遗憾,但是既然已经无法挽回,还是动员车队上下多从自己身上找原因。在被记者问到中国汽联与组委会是否告知了车队新规则的修改时,徐军回忆说,赛前的车队会议只进行了预赛的抽签排位这一项内容,并未强调新的雪糕筒规则。对于这种一次压线既给予全场最大给时6分钟的做法,徐军认为量刑过重,而且也跟场上的其他处罚不相匹配。比如说,在比赛中,赛车即使四轮出界,但只要从出去之处倒回来,就仍可以继续比赛;发车抢跑,第一次也不过是加罚20秒……在这样的处罚标准面前,碰到终点雪糕筒即处以最大给时的判罚,实在太严重了,与整场比赛的气氛和尽量鼓励完赛的宗旨也并不配套。

  尽管失去了宝贵的决赛名额,但是江惠坚表示,一年的分站比赛有12场,后面的机会还是有的。只不过自己要吸取教训,仔细阅读了比赛规则再上场。面对记者的提问,坚哥引用了网上流行的咆哮体表达自己失意的心情:雪糕筒你伤不起啊!决赛名额还有木有、有木有啊?

  (文图/中国汽联特约记者 方肇)

本文由名仕亚洲娱乐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 明仕ms888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