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有一次是一位比较凶的师傅

作者:明日汽车

=================第十一章 路训=================  全封闭训练结束后,紧接着就是路训。同样需要电话预约,接线员问我选几号车,我说随便吧。她说那就56号吧。我说行。反正都没教过,谁知道哪位师傅好啊。  路训地点有多个,我选择了离家最近的龙江分校,骑自行车五分钟就可以到了。第一次到分校,主要的感受便是根本无法与总校相比。分校不大,或者更确切地说,实在太小,而且有点断壁残垣的感觉。院内停放着一些用于路训的白色普桑,简单地支着一些用于练习倒桩的架子。院子里的路崎岖不平,深一脚浅一脚的,走过去,就有尘土飞起来。院子的尽头有三间小屋,那就是教练休息和学员签到的地方。里面一间总是烟雾弥漫,墙上贴着当天和第二天预约学员的名单和所对应的车号及教练名单。中间一间通常是教练们吃饭的地方,也是学员可以小坐的地方,墙角摆着一台刷卡机,是给学员当天训练后刷卡签到及给教练打分用的。  我的第一位路训老师姓李,五十几岁的年纪,人很和善,个头不高,满脸沧桑。也算是有缘,后来我到总校集训的时候又碰到了他。大家初次见面,也没什么话。他先把车开出院子,在学校附近一条稍宽一些的马路上停下来,然后就叫我换位置了。我心想,“啊?这么快就开始开车了?我能行吗?”心里七上八下地就坐到了正驾驶的位置上。李师傅见我穿着一双旅游鞋,就抬起他的脚说:“开车还是穿布鞋好,底薄,容易找到感觉。”我说:“行。下次我换布鞋来。”此后,我参加路训和桩训一直都穿着布鞋。跟师傅学车,总要进行座位的调换的,一开始也不知道从副驾驶位置下车后该怎么走。李师傅就叮嘱说:“上车从车头前面绕过来,下车往车尾走。两个人逆时针走。”这样实践之后,发现果然很顺畅,不会碰头了。这一点在封闭训练时就遇到过,后来集训时又被另一位师傅提醒过。习惯毕竟不是一次两次就能养成的啊。  路训主要是解决起步、加速、换档、减速、靠边停车、定点停车、公路调头、坡道起步、百米加减档、过红绿灯等问题。第一节课应该说还比较生疏,有熄火现象出现,油离配合也不够熟练,经常出现速度不够而硬换档、或者油门不松就换档的情况。速度不够而硬换档的话,车子就会抖动;油门不松就换档的话,车子又会发出呜呜的声音,转速表指针表明显突破2了。这两种情况,自然瞒不过师傅。他就是闭着眼睛也能感觉得到。好在李师傅是个比较有耐心的人,对我也还好,没有发过火。这也是我此后每次约车都尽量约他的主要原因。驾校对师傅们是有考核的,约车次数直接与经济效益挂钩,也就是说,学员约的次数越多,师傅出车次数就越多,奖金也会越多。另外,刷卡签到时也要顺便给教练打分,打分的方法很简单,就是在一个小键盘上按相应的键就可以了,那些键都有汉字标注:很好、好、一般、差、很差。学员的评价也关系到年终对教练的考核,不过,除非教练实在太让人难受,否则学员是不会打一般以下的评价的,因为每堂课都可以重新预约,觉得这个教练不好,下次不约他就是了。  起步练得差不多了,就开始练习靠边停车。停车的要领是打右方向灯,看右后视镜,减速,靠边,摆正,停车。靠边停车主要有两个难点:一是减速后要及时踩离合,否则车子会熄火,这一点只要注意就行了;二是要求靠边时必须使车身与马路牙的距离控制在30至50厘米,大于或小于都不合格。这个难度比较大,关键是要掌握住什么时候回方向。师傅告诉我,在车头进马路牙三分之一时回方向,车身正时就可以停车了。让一部车子斜插进来再摆正也是有技巧的,主要是向左回方向时要多带一些,然后再回正。这样,不光车头,整个车子都会摆正了。  靠边停车练得差不多的时候,又增加了难度,进行定点停车训练。定点停车是靠边停车的高级阶段,除了靠边的要求外,还加上一个车头右侧目标点,比如一根电线杆,定点停车时就必须将车头保险杠与电线杆外侧的距离控制在30厘米左右。达不到这个距离不行,超过了更不行。因为超过了就意味着你的车子已经撞上他人的车子或者闯了红灯。处理这个问题的技巧是:先完成靠边停车动作,等车身摆正后,让车子缓慢前行,直到车头线与目标点在一条线时再刹车。  这些事情,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可不是一次两次能够完成的。可以说,在十次路训中,每次都要训练靠边停车,而且有时还是在五档状态下的靠边停车。  我们的路训都是在真正的公路上进行的,而且路况也比较复杂,有些路段是混合路,道路窄,行人多,加上一些有红绿灯和没有红绿灯的路口,非常具有实战意义,训练效果自然也是十分明显的。  十次路训,我一共约过三位师傅,其中绝大多数是上面提到的李师傅,有少部分是一位姓刘的师傅,还有一次是一位比较凶的师傅。那位比较凶的,因为凶,所以我只约了他一次就再也没约过。不过,他也教过我一些开车的注意事项,让我终生不忘。比如,换档动作的轻重问题。他坐在副驾的位置上,曾经一脸不屑地对已经自我感觉不错的我说:“你的档换得让人恶心!”原来,我那时对换档的理解还不那么清晰,动作幅度比较大也比较狠。他说的方式虽然有些过,但毕竟有道理,所以此后我很快就改正了。还有一次前方路口绿灯只差几秒,我一踩油门,准备冲过去。他马上提醒说:“过路口时应该注意些什么啊?减速,观察,确保安全后通过!”由于李师傅带我的时候主要是强调加速,而这位师傅却强调减速,二者的综合,更使我受益匪浅。后来李师傅再带我过路口时,他喊加速,我居然不再理会了,信奉起“宁停三分,不抢一秒”的道理来了,他也只能摇头,继而点头,表示理解。  刚学会开车,一般都比较喜欢走马路的中间,一是可以减少与路人的冲突,二是可以稍微开得快一些。当然,这也意味着增加了与对方来车发生冲突的机率。每次遇到这种情况,李师傅就故意让我靠边停车,并再三强调:马路右边也是你的车道,没必要非开到中间去,在右边开,也方便靠边停车。这个教诲我记住了,并且在此后的路考集训和路考中得到了好处。  其实,带车师傅的工作是很辛苦的,驾校的课时安排大体是从早上7点到晚上9点,每两个小时作为一个时间段。每个学员一天只能学一个时间段,也就是说,学员开两个小时之后就必须回家。而带车的师傅呢,却没有这么好的事情了。如果约他们的学员多,那么他可能要上满一天,即从早上7点一直干到晚上9点。试想一下,一个人硬坐在副驾驶位置上这么长时间,而且还要精力高度集中,随时准备为学员踩刹车,该有多难受!想到这个,我估计他们也可能会象站了一天的交通警察一样,没有什么好脾气和好心情。态度再差也情有可原。

本文由名仕亚洲娱乐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 我是 一章 汽车